团子。重新来过

酒瘾。【旧设瑞x黑金】

酒瘾。
*旧设瑞x黑金
*超级ooc,幼儿园文笔
*黑金称呼替换为‘银’
*现代paro,仍发小设定。

   
     人生如同戏剧一般,即使翻烂了台本爱情戏码也不过就那几套,而青梅竹马的设定更是烂大街了。
      格瑞和银的爱情史也是模棱两可,除了双方都是男性外也就无大差了。
    

     初见时格瑞便觉得银身上有种气息,或是说像某种事物,但他说不出是什么,更没有那份心思去深思这些事;父母双亡对于一个六七岁还未涉人世的孩子来说打击不是一点两点的大,甚过孩童一觉醒来发现梦中宫堡是空乌虚有而哀泣;除了这些,格瑞第一次见到银的时候满心不爽,他觉得银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新玩具,他从银的眼睛感受不到一丝光亮,死气沉沉的暗红色仿佛埋没了他的所有希望,扼住他的咽喉将他窒息在绝望的深海中任其下堕……可谁知那时的银只是还未睡醒,朦胧睡眼跟迷上了一层雾似的看不清,看着白发的人只觉像颗白色的大芦荟,还是带星星的那种。
     如同棋盘上的一枚弃子,翻身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改变棋局。
     格瑞本身就很聪明,一点就通,从成绩优秀到三好生,从二线初中到重点高中,完完全全成了人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毕竟是寄人篱下,格瑞与银的接触是少不了的,何况他们还不止三年同窗,这么多年磕磕绊绊的走过来总会有些小摩擦的;
      就说说小学四年级那时吧,学校组织了一次野外活动,说白了就是让一群小孩到果园里去当当苦力讨些果子尝些甜头;格瑞对这种活动自然是没有兴趣的,他内心可以说是没有一丝波动甚至想回家看书,无奈银前一天晚上一直嚷嚷着想去他不放心这个家伙只好跟了去,可在车上银却摆出一副大少爷模样一脸我才不稀罕,翘着二郎腿昂起头活生生像极了一只傲娇的小奶猫。
       ‘恩,有些可爱…果然还是小孩子。’格瑞这么想到。
       格瑞一路心情愉悦,谁知银一到果园里就不见了踪影,害的格瑞也无心采摘果子像只无头苍蝇焦灼的东找西找,来时的好心情也云飞雾散,只剩下满心的不悦与烦躁,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原地炸裂的时候银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拉住格瑞的手往果园深处跑,跑到了一小块几乎荒废的田地,格瑞顺着银手所指的方向望去,望见一片青翠中嫣红的樱桃,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实物是什么样子,也是他开始了解银到底像什么的开端。
        没错,就是樱桃,可还少了些什么,这是他高中才彻底明了的了。
        随着年级越高学业也就越繁重,银不像格瑞那样的天才,他的成绩全是靠刻苦拼搏而来的,高一庞大的知识量已让他应接不暇,再加上亲爱的姐姐突然毫无音讯,他崩溃了;但银也不是傻子,他知道只有继续学才能跟格瑞考上同一所大学,他仍旧努力学习,只是染上了酒瘾,常常凌晨才到家;与银同居的格瑞自然不会注意不到这件事,也不会坐视不管,可每次想要与银开口交涉的时候银总是黏到他身上,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想要拨开银却又被那双不老实的爪子勾住了脖子,格瑞面对这番情景不可能无动于衷,毕竟也是青春期的少年情窦初开这种事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但他也不能做些什么,因为银是他的发小也是他的唯一,他害怕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伤害了银并且会永远失去这份珍宝。
        如果说格瑞是一个酒鬼,送到嘴边的美酒不喝便会是终身的遗憾;他知道趁人之危不好,可当他将脸埋进银的颈窝轻嗅时,他觉得人生是如此美好,朗姆酒特有的香精气息涌入鼻腔,若探出舌头偷偷舔舐,沁人心脾甜腻味便会蕾萦绕在舌尖,抱紧在怀里贪心不足的吻吻那双樱桃般的红眸,感觉就像在品尝一杯高度数的樱桃甜酒。
         格瑞明白了,原来他早已染上了酒瘾,还是非樱桃甜酒不可的那种。
          可惜为时已晚,在领到大学通知书的前一天格瑞向银告了白并如愿的得到了满意的回复,结果第二天便被告知两人因为学业不得不分离;格瑞去了英国,而银去了美国。
          格瑞知道银是故意的,他知道自己报了哪所大学,可他偏偏选了另一所分数更高的,问他为什么他只是笑着一句‘不小心填错了’就糊弄了过去,真是可笑;格瑞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滑稽的小丑,展露了百般憨态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只为博那位心仪的美人一笑,谁知那美人却如冷酷带刺玫瑰般绝情离去,连声再见也不肯给自己说。
          某本书中曾写到,一名男子对一位初见的女士一见钟情,她美若天仙,吸引着男子一路尾随至楼下,当她为了不让裙摆沾染上泥渍撩起长裙露出迷人的小腿时,他却不敢甚至不奢望去看上一眼,男子觉得若是能吻一吻那小姐的手背,他宁愿赴死,可她却在街角拦住了他并盛情邀的想要请到家里去,男子感到失落与绝望,他打消了一切念头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他不希望她太急于接受他的求爱。
          但如果男子为心爱的人倾尽了一切,最终一无所获被无情抛弃呢?怕是恨不得爬上高高的钟塔来一个自由落体结束这悲惨的人生。
          格瑞不同,他是理智的;在格瑞将要登机离去的那天,他走的缓慢,恨不得两步一回头,他多么希望银叫住他并冲过来搂住他的脖子给他一个热情的吻;可是银没有,他只是静静的站在安检机前望着格瑞的背影,看他一步一步踏的沉重似千斤石链拷在脚腕上,甚至连平时闪的刺眼的星星也萧条了几分。
           格瑞到了英国后,断了与银的联系,将他的一切埋葬在回忆中封存起来不再去想,他时常感到莫名的忧愁,准确来说是空虚。
           古人云,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他确确实实患上了酒瘾,即使在忙碌的时候也要跑去酒吧喝的烂醉,而且钟情于樱桃甜酒;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格瑞毕业圣诞节夜,他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让他觉得熟悉又陌生。
           “晚上好格瑞,圣诞快乐,我为你准备了一份惊喜……现在,看看窗外吧!”
          格瑞照做了,刚打开窗便有浓浓的甜腻气味涌入鼻腔。是樱桃甜酒的味道。
          是啦,窗外站着的是他的心爱之人。
          今晚两人注定要酩酊大醉一场……当然,是在卧室里。
     

bot:
啊啥时候圣诞节啊我不知道哇???管他呢就当圣诞节的糖吧【……】
圣诞节快乐!!(ni

评论

热度(36)